标签:意军暴行

侵华日军暴行再添大量铁证 包括轰炸南京的画面

5月9日上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新征集文物新闻发布会。会上,鲁照宁、唐恺、张定胜等人向纪念馆捐赠或转让了133件文物史料。

美籍华人鲁照宁是南京人,自2004年开始,一直在美国帮助纪念馆搜寻有关南京大屠杀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等相关主题的文物史料,迄今已达1700余件(套)。这次带来的藏品有107件,包括8mm、16mm原版电影胶片16卷,其中1937年的胶片中包括日军轰炸上海和南京的画面镜头。在1937年12月9日的《芝加哥论坛报》头版头条,报道了日军涌向南京,并攻破高桥门的消息。

南京民间抗战史研究者张定胜、张育松、杨再辰、许晶等人长期致力于南京抗战遗址的田野调查,采访了50多位南京保卫战及大屠杀的亲历者。此次带来的物品就是他们在南京紫金山等战场遗址进行田野调查时发现的,包括弹壳、子弹、手雷盖、炮弹片、航弹片、炮弹引信、中国守军使用的木柄手榴弹弹体、木柄手榴弹盖、木柄手榴弹拉环、铁轨、镰刀等13类。据张定胜先生现场考察和分析,铁轨推测为中国守军修筑战壕时用来支撑工事之用。此外,张定胜先生还捐赠了他为纪念南京保卫战八十周年而创作的书法作品1幅,上面撰写了在南京保卫战中阵亡的部分中国军人的姓名、番号、职务和阵亡地等。

唐恺是南京保卫战的民间研究者,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南京保卫战史料的收集与研究。此次带来的文物史料共12件。其中一件为南京保卫战军人手牒,手牒的主人叫冯琪亮,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11期毕业,后被分配到宪兵第二团三连任少尉排长。期间,参加了南京保卫战并在战斗中不幸负伤。“手牒”中这样记载道:“民廿六年十二月拱卫首都之役手臂受轻伤 ”,此“手牒”填补了纪念馆馆藏的空白。此外,出版于1938年8月的福建省战时民众学校课本,其第四十六课明确记载了日军在南京烧杀淫掠,尤其是提及了日军“百人斩”的暴行。这也是国内较早记载南京大屠杀的教科书。(通讯员 赵伊汉 记者 裴睿)

日军暴行刻在我的心灵!村上春树谈父亲参加侵华战争经历

据共同社等多家日本媒体报道,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近日发表的一篇名叫《弃猫,提起父亲时我要讲述的往事》的新作,震惊了整个日本社会。在这篇随笔文章里,70岁的村上春树第一次对外公布了其父亲曾是“侵华日军”,杀害中国俘虏的残忍往事。村上春树在文章里表示:这段往事“沉重印刻在了自己幼小的心上”,并再次公开呼吁“继承历史”“不能忘掉过去”。

据了解,这是日本进入“令和时代”以来村上春树发表的第一篇文章,透露出村上春树敢于直视并继承家族负面历史的觉悟。同时,文章也似乎解开了一个让很多人感到费解之谜——一向以基调轻盈、文风清新、不问政治而闻名于世界文坛的村上春树,为何近年来不断公开站出来呼吁日本政府要“正视历史、反思过去”。

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发表在月刊杂志《文艺周刊》上的这篇随笔文章名叫《弃猫,提起父亲时我要讲述的往事》,一共有28页,系村上春树首次公开详细介绍其家族经历的文章。文章的封面采用的是一张幼年时代的村上春树与父亲一起打棒球的黑白照片。

5月10日发行的《文艺春秋》,村上春树发表了一篇长达28页的随笔文章。(图据《朝日新闻》)

据报道,这篇随笔以小学时代的村上春树与父亲一起去丢弃猫咪,但回家之后却发现猫咪不知为何竟然自己先跑回来了的回忆为开端,以村上春树特有的风格轻快讲述往事。但转到与父亲有关的经历时,笔调却有所变化。

据介绍,村上春树的父亲名叫村上千秋,1917年出生在日本京都,是当地一家寺庙住持的第二个儿子。1938年20岁的村上千秋被征兵到了侵华日军第16师团第16连队当辎重兵。村上春树说:“虽然辎重兵基本上不直接参加前线作战,但也并不意味着就很安全。”

从1938年开始,村上千秋一共被征兵入伍了3回,参与了多场侵华战争。但村上千秋几乎很少跟村上春树谈及曾经的战争经历。为此,村上春树曾一度怀疑自己的父亲属于侵华日军进攻南京的部队,参与了南京大屠杀。在村上春树的记忆中父亲从没有提起过关于战争的片言只语,大概一门心思想要忘却。每天早上村上的父亲都要在佛坛前祈祷好久,村上问因何祈祷,他回答,为了死在战场上的人,无论是敌方还是友方。

为了弄清楚真相,村上春树还专门花了5年的时间来调查此事。他不仅查阅了从军记录,还“同与父亲有关的各色人士见面,开始一点一点地倾听关于他的故事”。当最终弄清楚父亲属于别的部队(没有参与南京大屠杀)时,村上春树在文章里表示:“我感觉像终于放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在《弃猫,提起父亲时我要讲述的往事》的文章里,村上春树首次公开了自己父亲在战争期间杀害中国战俘的残忍暴行。村上春树回忆写道:“父亲几乎从来就不跟我讲自己的战争经历,唯一一次讲自己残杀中国战俘的事是在我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显然中国士兵当时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了,但根本没有表现出恐惧和害怕。”

村上春树还在文章里写道:“无论作为士兵还是僧人,我想,这样残酷的经历必然在父亲的灵魂深处留下很沉重的疙瘩”“用军刀砍下人头的残忍光景,不言而喻地沉重印刻在幼年的我的心上”。他将其看作是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精神创伤”,并表示“即便再感到不快、再想移开视线,人都应该将其作为自身的一部分继承下来并传下去。如果不这样做,名为历史的东西意义又在何处呢?”

5月10日发行的《文艺春秋》上刊登了一张小学时代村上春树与父亲一起打棒球的黑白照片。(图据《产经新闻》)

成为作家以后,村上春树与父亲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曲折”了,“20年以上完全没有见过面”。他在文中坦言,父亲成绩优秀却因战争放弃了学业。村上春树曾一度很叛逆,读中学的时候不好好学习,常因不用功而挨老师的打。他说:“不想学的、没兴趣的东西,再怎么样都不学”。读高中后村上的逆反心理更严重了,就是个“问题少年”。他认为自己辜负了父亲的期望,觉得很内疚。他写道,父亲2008年去世,享年90岁,在父亲去世前不久,父子二人作出了“和解一般的举动”。

在文章结尾处,村上春树写道:“我们只是落向广袤大地的众多雨滴中那无名的一滴。即使是一滴雨水也有历史,也有继承那段历史的责任。我们不能忘记这一点。”

村上春树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上市至2010年在日本畅销一千万册,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村上现象”。一直以来他凭借着小资产情调所描写的青春情怀,吸引了无数粉丝。他的手法清新自然,笔力轻盈浪漫,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并被誉为日本80年代的文学旗手,也成为了每年诺贝尔文学奖呼声最高的候选人。

然而,最近几年村上春树的风格似乎正在发生很大的转变。2017年2月24日村上春树出版两卷本长篇小说《刺杀骑士团长》,村上让某个登场人物说出了仿照父亲回忆般的战争体验。当时的《朝日新闻》对此小说作出的评价是“对抗战争与暴力成为了村上春树作品的重要主题”。

另外,作为一个曾经几乎与政治绝缘的公众人物,村上春树最近几年得变化也很明显,只要一有机会便会站出来呼吁“日本应该为过去的侵略战争线年村上春树在接受日本共同社采访时表示:“(对侵略战争)道歉并不是件可耻的事。日本侵略其他国家是事实,历史认识问题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认真道歉是非常有必要的。”去年在接受日本《每日新闻》采访时,村上春树再一次公开批评日本政府:“无论是1945年的战败还是2011年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重来就没有人真正承担过责任。”

从今年5月1日开始,日本正式进入了“令和时代”。村上春树在“令和时代”的第一篇文章就公开呼吁“继承历史”“不能忘掉过去”,被认为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5张墙缝中的底片揭开二战日军暴行“怀孕慰安妇”终得正义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日军先后攻占了滇西的保山、德宏、龙陵、腾冲等地,占领这些地方后不久,日本就在滇西各处建立了23座慰安所,他们把从日本、朝鲜、中国、缅甸等地的三百多名为慰安妇掳掠至此。

在战争结束后仅有18人幸存下来,这十几个人战后大多隐姓埋名,只有一位敢于指证日军的残酷暴行,那就是朝鲜慰安妇——朴永心。而她就是照片右侧怀孕的那名慰安妇。

而能证明她被日本人迫害的关键证据,竟然是藏在墙缝中六十多年的5张照片底片。

2003年,朴永心和中日韩三国组成的调查组一起来到腾冲,她要回到自己的伤心地,找到足够的证据,在“东京国际妇女法庭”出庭证明日本人的残暴。

在这场搜集证据之旅中,最为重要的物证就是五张藏在墙缝中的慰安妇底片,关于这些底片的发现,背后还有这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1942年,日本人攻入腾冲城后,当时在腾冲城内经营照相馆的熊姓一家全部逃了出去,但是摄像器材都留在了照相馆中,日本人占领不久,就将照相馆改建为了慰安所,照相馆中的各种器材自然也成为了“创作”的器材。在日军被打败后,惊慌失措的日本人将底片藏进了墙缝之中。

后来这些底片无意间被发现,在这些照片中,还有一位怀孕的慰安妇,她就是后来被解救又被美军记者拍下照片的朝鲜慰安妇朴永心。

虽然有了物证但还是不够,为了能在国际法庭的提供足够的证据,还需要人证的支持。据朴永心回忆,当时她曾被一名抓来为日军养马的中国马夫所救,如果能找到这名马夫,那人证也就有了。

几经周折,国内的调查组查到了龙陵松山大寨人李正早曾经做过日本人马夫,据他说还曾经救过一名慰安妇,但究竟是不是他救得朴永心,这还是个迷。

当听到自己的救命恩人找到了,朴永心也显得很激动,她曾说过:李桑(先生),是她见过最伟大中国人。

安排两人见面时,调查组都没有告诉双方对方就是当年自己的“熟人”,在完全陌生的情况下安排了两人的相见。起初调查组也有些担心,万一两个老人互相不能相认,这就会很尴尬,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人的改变是很大的。

可令人意外的是,当李正早刚一进门,就认出了朴永心,进门就说了一句话:“就是她”。朴永心也认出了当年自己的救命恩人,两位同样被日本人迫害的老人时隔六十多年后,再次相逢,场面令人激动地热泪盈眶。

经过朴永心的回忆,当时李正早是附近被抓来给日本人照顾马的马夫,趁着日本人不注意,李正早就能和朴永心交流两句,当日本人战败后,朴永心和几位慰安妇逃了出去,只能游荡在密林之间,最后被李正早所发现,带到了中国远征军卫生所里才得救。

因为一路的惊吓和奔波,此时朴永心肚子里的孩子早已成为了死胎,虽然卫生所挽救了她的姓名,但是回国后她的子宫还是被切除了,1955年朴永心在孤儿院中领养了一名养子,满足了自己做一名母亲的愿望。

这5张照片和李正早作为人证的证言,在“东京国际妇女法庭”为证明当时日本政府和日本军队的残暴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最终法庭判决二战时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在该问题上有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不喜欢看日军暴行的照片? 来看一下被俘日军的悲惨境遇 真解气

原标题:不喜欢看日军暴行的照片? 来看一下被俘日军的悲惨境遇, 真解气

日本侵华期间,日本鬼子的战斗力很强悍,他们在战斗中勇猛无畏,但是有这样的军事素质,是因为日本很早的时候就在筹划侵华,他们的士兵都经过严格得训练,并且极其的顽固,所以很多的日本兵情愿同归于尽也不愿被俘虏,所以市面上的照片里日本战俘的照片很罕见。图一就是被俘虏的日本鬼子。

日本人为了这场侵华战争,已经筹划了和很多年,但是中国在这么多年里,国家并不稳定,并且人们的生活并不舒适。在日本人强行的把中国卷进战争的时候,很多的中国士兵都是被武装的农民而已,勇猛有余但是训练不足,上图是被俘的日本鬼子,正在被审问。

因为日本鬼子的战斗力的强悍,往往在战场上,即使是拼刺刀,一个鬼子至少能够换三个中国士兵的生命,这是事实,跟神剧不一样。所以抓到的鬼子俘虏并不多。图中坐在地上的那个垂头丧气的人就是日本兵,旁边的中国兵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在战争中的鬼子兵,最大的特点即使战术能力全面,身体强壮。日本的民族是公认的亚洲身体素质最劣等的民族,但是他们的营养显然比中国士兵要强很多,图中的被俘日本兵被反绑着双手,身体强壮;旁边的中国士兵拿着他的战刀看着他,不知道有没有一刀解决他。

因为很多的照片都找不到了,接下里有几张更加的提神的日本战俘的图片。在战后,大量的日本战俘被释放,但是在西伯利亚,有很多的日本战俘就没那么幸运了,在零下几十度的环境里,日本战俘被苏联士兵看管着干活,稍有不从就直接开枪。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